他们“呵护”着鸟的翅膀 护鸟者朱维佳:为剪捕鸟网每次穿林奔走15公里女子睡梦中遭丈夫强暴300多次_河池新闻网_河池头条新闻_河池信息网_河池娱乐网 
他们“呵护”着鸟的翅膀 护鸟者朱维佳:为剪捕鸟网每次穿林奔走15公里女子睡梦中遭丈夫强暴300多次
热点
河池新闻网_河池头条新闻_河池信息网_河池娱乐网
河池新闻网
2017-11-23 09:35

  东方网记者袁猛、刘晓晶11月20日报道:带口罩、带帽子、穿上登山靴,有大路不走,却在杂草丛生的树林中穿梭。沪上有这么一批人,每次出动都要从早上8点半忙碌到晚上6点多,中午吃点干粮,每次奔走至少15公里,只为多剪断一张捕鸟网。他们是护鸟志愿者,他们在“呵护”着飞鸟的翅膀。

  图片说明:11月18日,在上海市浦卫公路7608号的庄园里,一张捕鸟网上有只被缠住死亡的飞鸟。“护鸟人”朱维佳遗憾地说:“我们来晚了。”

  捕鸟网:树林里隐藏的“飞鸟杀手”

  朱维佳,52岁,在沪上一家银行工作,业余大部分时间用来拍鸟和剪网,是今天“剪网行动”的“男一号”,沪上很多次护鸟剪网行动都是由他发起。“我最大的爱好是观鸟、拍鸟,我们这些拍鸟的人都有一个称呼‘鸟人’,”朱维佳告诉东方网记者,“我是从2013年开始成为一名护鸟志愿者,黄高才,觉得作为一个拍鸟爱好者,要为保护鸟类做一些事情。”

图片说明:在上海市浦卫公路7608号的庄园里,朱维佳带领上海中学爱鸟协会的四名学生一起处理一张捕鸟网。

  11月18日朱维佳发起的“剪网行动”只有一个任务,就是清除树林里张开的捕鸟网。18日早上9点左右,朱维佳选取了奉贤区北横路叶良公路到迎立路附近的树林,开始了一天的“剪网行动”,东方网记者全程跟拍,一起参与的还有上海中学爱鸟协会的四名学生。在浦卫公路7608号的庄园内,发现了7张捕鸟网,金晨落马脑袋着地,上面还有5只被缠住死亡的飞鸟。“这里的捕鸟网都是春天架起的,网格很密,即使网出现了破损,很多飞鸟一旦触碰上,还是会被困住。”朱维佳告诉东方网记者:“这种网除了会危害飞鸟,破损的网扯到了地上,刺猬也会被困住。”

  东方网记者看到,这些捕鸟网长约20米,高3到5米,这些破损的捕鸟网上,除了死去的灰背鸫、怀氏虎鸫,还有几十只独角仙。

  跳过千条沟,从一堆羽毛判断出附近有捕鸟网

  离开北横路浦卫路附近的庄园后,朱维佳沿着北横路继续向北横路迎立路路口附近的树林走。不过与路人走宽阔的柏油路不同,朱维佳带队只走杂草丛生的密林。由于是秋季,密林里很多杂草茎秆几乎一人高,茎秆上结满了草籽,人走过后草籽落满地。虽然朱维佳每次在密林穿梭都穿戴上登山鞋、帽子、口罩、手套,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,但草籽还是不断掉落到衣服上、鞋子里。

  图片说明:朱维佳向记者展示处理好的捕鸟网。他告诉记者,从颜色上可以判断网的新旧,新的捕鸟网一般都是黑的,放在树林里旧了之后才会变白,黑色的这种就是刚放没多久。

  18日早上由于刚下过一场雨,密林里比较泥泞,走起来非常吃力。为了养护树木,树林里没有路,都是纵横交错的沟渠,18日一天跨过的沟渠粗略估计不下千条。

  这么一大块密林,哪里会有捕鸟网呢?“附近有水的地方,地势比较空旷的地方,”朱维佳告诉东方网记者,“这是我剪网三年多来积累的经验。”

  在一处密林里,护鸟志愿者队伍发现了一堆灰色羽毛。朱维佳立刻判断这附近百分百有捕鸟网。“这会不会是附近的猫、狗吃掉的?”来自上海中学的一名学生志愿者询问。“不会,因为看现场痕迹,就知道是捕鸟人将羽毛拔光的,而且时间应该不长。”

  虽然周围树林较密,几乎看不出有人行走过的痕迹,但朱维佳坚定认为附近有捕鸟网。在穿过一片加拿大一枝黄花后,潮南区东山中学,突然出现了一块开阔地,在这块开阔地上有两支竹竿支着一张长约30米,高约5米的网,上面还有灰色的羽毛。

  从兴奋到沉默,朱维佳已习惯“默默独行”

  “剪网行动”刚开始,每在密林中发现一张网,郑丽媛整容失败,护鸟志愿者队员们都比较兴奋。在搜寻捕鸟网的路上,护鸟志愿者们都在不断讨论路上飞过的鸟是什么种类,它的叫声应该是什么样子。但从下午3点多之后,护鸟志愿者们渐渐的沉默下来,走路也慢慢三两一队。

  东方网记者全程跟随,中午吃干粮时,只休息了20多分钟,累,是那一刻最大的感受。

图片说明:在一张捕鸟网旁边,密春雷年龄,朱维佳正在给学生们讲解剪网经验。